<li id="w0io6c"></li><legend id="w0io6c"></legend>
    <strike id="w0io6c"><q id="w0io6c"><th id="w0io6c"></th><b id="w0io6c"></b><button id="w0io6c"></button><th id="w0io6c"></th></q><dl id="w0io6c"><select id="w0io6c"></select><optgroup id="w0io6c"></optgroup><style id="w0io6c"></style><u id="w0io6c"></u></dl><label id="w0io6c"><thead id="w0io6c"></thead></label><del id="w0io6c"><pre id="w0io6c"></pre><font id="w0io6c"></font></del><b id="w0io6c"><thead id="w0io6c"></thead><table id="w0io6c"></table><div id="w0io6c"></div></b></strike><strong id="w0io6c"><del id="w0io6c"><option id="w0io6c"></option><dl id="w0io6c"></dl></del><i id="w0io6c"><span id="w0io6c"></span><b id="w0io6c"></b></i></strong><dl id="w0io6c"><sup id="w0io6c"><u id="w0io6c"></u></sup><tbody id="w0io6c"><dfn id="w0io6c"></dfn><dl id="w0io6c"></dl><b id="w0io6c"></b><th id="w0io6c"></th><big id="w0io6c"></big></tbody><ol id="w0io6c"><small id="w0io6c"></small><ul id="w0io6c"></ul><small id="w0io6c"></small><table id="w0io6c"></table><del id="w0io6c"></del></ol></dl><big id="w0io6c"><u id="w0io6c"><dt id="w0io6c"></dt><dfn id="w0io6c"></dfn></u><dl id="w0io6c"><form id="w0io6c"></form></dl><small id="w0io6c"><style id="w0io6c"></style><abbr id="w0io6c"></abbr><fieldset id="w0io6c"></fieldset><sup id="w0io6c"></sup></small><dfn id="w0io6c"><tfoot id="w0io6c"></tfoot><q id="w0io6c"></q><i id="w0io6c"></i></dfn></big><fieldset id="w0io6c"><dir id="w0io6c"><noframes id="w0io6c">
      1. 

        網絡遊戲排名_向高處走去,向天堂進發

        2020年01月20日
        9392條評論

        如果一個人跌到了谷底,那麽無論他向哪個方向走都是向上的。
        這話其實也不全對。在陸地上,比谷底低的地方也是存在的。那要看跌在哪個谷,如果只是被挖了個坑,那到是幸運的。因爲還可以很快爬上去。陸地最低點是死海。有膽子去海底轉一圈。可死海也不是最低的。哎,悲催了,最低在哪裏?要不找個地方,一直挖,一直挖,幾億年後,真說不定就挖到地球另一面,當然,是在還有命的情況下,並且不排除岩漿與地球引力作用。現在,最低的(海洋最低點)好像是個什麽溝。看看,最低點都只是個“溝”,充其量是個坎,算個蝦米,應該不會有什麽無聊到爆的保德人會去大海溝轉一圈。自殺行爲不可取,世界多麽美好。反正網絡遊戲排名珍愛生命,如果撞見自殺行爲,認識的就管一下,不認識的,惋惜一下就罷了。
        再從谷底說起,在谷底,你沒工具,沒腦子一樣上不去。況且,谷底又不是五星級大酒店,你想吃好的,睡好的,而且免費?這樣想的,不是哦二貨就是腦殘。其實有時很鄙視寫這句話的人。的確,不得不承認,他寫這句話是爲了鼓勵更多的人(失利的人)重新振作起來。充當救世主的角色,根本沒用。在此人看來,與其相信爲一條格言成爲大師的神話。不如想想他們當初爲什麽會跌倒谷底(心理因素、自然因素除外)。一個人如果認真對待自己的工作、生活、周圍的人,會跌落谷底嗎?答案是不會的。他在跌落的刹那會被好友拽一把,只當摔了一跤。因爲他認真對待了自己的生活,挫折,難免會有,磨難一定會有。誰能說一個人一生不會有挫折,生病了,也可以權當去鬼門關轉了一圈,溜達一下,領悟一下鬼門關的風詡,然後拼盡全力往天堂跑。因爲知道地獄很可怕,才有去天堂的動力。作爲一個懶人小心問一下天堂地獄有多遠?其實他們兩家也不遠,是鄰居,兩扇門。可是兩家環境不一樣,天堂門前有一條彎彎延延的小路,一扇白色的大的門,門前很冷清,因爲好的人太少了。據說當有一個真正的好人站在天堂之門面前時,門自己是會開的。可是總有那麽一些人用禮品敲門,純屬腦子進水天堂什麽沒有啊,缺那點破玩意嗎。而且,天堂的東西比那些禮品潔淨很多,而那些禮品……算了。再說地獄吧,地獄沒有路,沒有門,只有一條河,一個關。懶得去推開天堂的門,就只能進地獄的關。都這麽形如天堂與地獄,問天堂有幾層,答案是沒有層,天堂只有一大片雲,因爲是平等的。地獄有幾層,地下十幾層吧。一個平等,一個分層,追求平等還是階級。談不上階層,階、級更合適。上一階,就離轉世更近,上一層,受苦會少那麽一點點。
        這一生,怎麽活?反正我是這樣活著,向天堂出發! 

        只是一場離別,對嗎?我不知道了。
        一、那天做操
        那天做操的時候,我招呼著永遠也站不整齊的隊伍笑容就黯淡了,看著周圍熟悉的面孔年輕的身影我就有那麽一絲難過了,聽到那些被我詛咒了上千遍的人的笑聲我就開心不起來了。我知道明年七月,在哪個街頭巷尾還是哪個十字路口放開手說再見的時候,也許再也不會見了。一霎那一瞬間,一轉眼一回眸,到底是仰望還是俯視,我以爲只是過了三天,時光卻不折不扣的向前跑了三年。這只是一個夢吧,我只記得開始,並在孤獨的陽台上寂寞的落日下幻想著結局,沒有經過。整整三年。我在這個夢裏徘徊,在醒來與沉睡之間,怅然若失。
        二、最後一節課
        初三的最後一節課,老師說你們再看看書吧,我再看看你們。
        我昨天看到這句話的時候,突然就難過得說不出話來了,突然就想蹲下來靜靜地哭了,突然就在腦海裏映出了好多人好多人的笑,我的班主任我的老師我的教練我的同學,他們笑得傻傻的。我突然就想起好多人好多事,那些在黑色的天幕下四季的背影裏熙熙攘攘的人群裏的笑,陣陣難過。我突然發現我想不起一些消失了的人的臉了。這個時候,我難過地哭了。
        我還想聽那些溫暖的聲音看那些善良的微笑,又要戀戀不舍得離開,義無反顧。不是嗎,那些陌生的面孔逐漸變成熟悉的背影並且教會我成長。謝謝,那些人。
        三、這個時候
        這個時候我正拿著筆看梧桐葉一片一片的往下掉。我就安慰自己說你看這個世界還是很美好的。我以爲這樣就可以掩飾住心中的難過,原來,無用。我看到繁星散落天涯。就像以後的我們,散落天涯。
        明白的人說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何必感慨何必憂傷,不明白的人依舊不明白各奔東西。而我,介于明白與不明白之間,想念這終也回不去的日子,所有的所有清晰地毫發畢現。
        我走出來看著冷清的街道上背著背包騎著單車的孩子,就像我們一樣。生活本身就像是一場聚會,來了,高興了,揮霍了,結束了,離開了,遺忘了。就這樣,不是嗎?
        我想我真的有點舍不得了。回家的時候我說。
        四、未來的影子
        總是要夢到四面八方的路無限延伸最後交于一點,看不到一點未來的影子,驚恐,彷徨,不知所措。
        我想我的未來被直尺圓規函數圖象化學反應和物理實驗什麽的卡的死死的。這就是理科的悲哀。我還在堅持,堅持不知道還剩下多少的青春。我會加油我會努力,爲了一些我向往的東西我想我可以安詳而麻木的繼續做習題做到月朗星稀。這就是未來給我的力量。而我們,和未來面對面時,總會有那麽多的不舍那麽多的憂傷,到底躲避著什麽面對這什麽,回頭一看,一地燦爛。
        不管怎麽樣,我希望年輕的我,可以不被忘記。我希望我的流年,可以永遠被記住。
        明年七月,是一個挑戰。在此之後,可能一些人在工地上揮汗如雨,一些人汽車修理站裏滿手油汙,而一些人在教室裏背什麽氫氦锂铍硼。但請都不要忘了,網絡遊戲排名們曾經一起揮霍過的青春。

        依舊是花樣年華,這些感受總是揮之不去。它們灌溉過的日子,會不會開出一片那一種難以忘卻的紀念。 

        X-POWER-BY MGF V0.5.1 FROM 自制60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52 2001